Friday, March 17, 2017

30年•感恩•祈求


弟兄们,我们该为你们常常感谢上帝,这本是合宜的,因你们的信心格外增长,并且你们众人彼此相爱的心也都充足。因此,我们常为你们祷告,愿我们的上帝看你们配得过所蒙的召,又用大能成就你们一切所羡慕的良善和一切因信心所做的工夫。
(帖撒罗尼迦后书1:3,11

恭贺原道堂蕉赖大同教会喜迎设教30周年庆。在这30年的成长岁月,有幸能与大同一众共同走过一小段侍主的日子,实属我人生一段闪烁的日子,感恩。

30年是一段不短的时间,当中设教先贤们的付出功不可没。藉着上帝的引领,教会成长至今,当然有诉不尽的感恩。就如经文所记,我们当为教会感恩,也要为教会祷告。感恩的话相信有许多的肢体,会一一细数,不需我画蛇添足。仅以不才之文,唠叨为教会祈祷之要道。

二次世界大战时,美英联军对德国展开了战略大轰炸。由于德国防空力量强大,美英空军损失惨重,能够安全返航的战机也是弹孔累累。国防部找来飞机专家,要求研究战斗机受损情况,对飞机进行改进。虽然一些专家根据返航战机的弹孔统计,觉得应该强化机翼及引擎的防护,但最终还是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加强对战机驾驶员的防护才是至关重要。因为能够安全返航的轰炸机,不论是引擎被打掉一个、机身严重受损还是机翼被削掉一段,机上都是有一位存活的机师。

教会的情况也不外如此,一间教会的成败,非常大的部分取决于带领的长牧。加强对领袖的守护,让他/她可以专注引导大家,避开敌人的炮火,安全准确的抵达敌区投弹,在机身饱受敌人炮火摧残之下,奋力导引战机安全返航,是得胜的不二法门。若一个领袖,常被杂务缠身;炮手的炮弹用完了还得他去填装,投弹舱的门卡住了还得他去处理,又如何能够专注领航呢?最致命的是若机长被敌人的炮火击中,肯定是机毁人亡。

祈愿大同教会在感恩之余,面对前面道路,能够以祷告为长牧筑起厚厚的防护墙,以谦卑顺服的心与长牧配搭,各尽其责,让长牧可以专注牧养,从上帝那里领受异象与方向,引导教会,成就主旨,并且得胜了还站立得稳。

感谢上主30年对大同教会的看顾与保守,愿主的恩福不断的临到,使大同教会继续茁壮成长。

主仆
游永凯传道
2016725


Saturday, March 11, 2017

手工编织达人--郑丽兰


(原文刊登于2017年第17期《道声》季刊。)
本期为大家介绍的达人与之前所报道的稍为不同,因为这位手工编织达人在业界可说是无人不晓,过去已被国内外、中、英、巫、日语媒体报道过多次,也曾开设自己的专卖店,产品畅销国内外,目前退隐在家,含饴弄孙,坐享天伦之乐。

农历新年前,在炳焜执事及凤英传道陪同下到了丽兰姐家作专访。虽然常在首都镇教会证道时碰见她,也对她和蔼可亲的态度印象深刻,但并不知道高手就在正堂!当天终于有机会与丽兰姐作较深入的交谈,了解她在手工编织方面的才华与成就。她也不厌其烦的拿出许多手工织品,从材料到备料,如何编织等,一一的给我讲解,让我这个门外汉又上了宝贵的一堂课。

丽兰姐从小就喜欢手工艺术,醉心于手工编织。70年代曾流行用不同颜色的塑胶饮管(所谓的“水草”)编织各种小物件,也可以将一条条编好的饮管缝制成手提袋、帽子等。一时间大街小巷,到处可见妇女小孩都在编织这玩意儿。但因用塑胶饮管制成的成品并不耐用,此风气并没有风行太久。后来丽兰姐因故到了台湾,在那里接触到台湾人做的一种环保手艺,就是将杂志的光面纸卷成圆条,用来编织篮子。在好友的鼓励下,她就留在台湾大半年,把这门手艺学起来了。

回国后,丽兰姐运用她得天独厚的恩赐,将纸绳手艺发扬光大,以其灵巧的心思和手工,编织出了各种各样的物品。

从台湾回来后不久,好友又邀请她过去走一趟。因为从日本来了一位女导师,正在台湾传授另一种手工织品。这种织品是采用日本高科技制造的环保再生纸,有更好的品质及更美观耐用,能编织出比杂志纸更精美、更实用的手提袋或篮子。在台湾,虽然日本导师只教过她一次就回日本了,经丽兰姐巧心摸索研究,终于让她掌握了编织的窍门。不但如此,她还青出于蓝的为手提袋加上纽扣、内袋拉链等等,制作出日本业界也做不到的各种精美女装饰品。
在创业的巅峰期,丽兰姐除了开办教导学员手工编织,也透过自创的路美贸易公司把各种精美的产品推销到海内外。由于她经常透过电邮向日本公司购买大量价格高昂的环保再生纸条,引起日本公司老闆的注意,亲自到访以了解她大量采购的原因。当这位远道而来的老闆看到这位大马女子竟然用了自己生产的材料制作了琳琅满目的精美产品时,啧啧称奇的说不出话来。因为丽兰姐所制作的手袋等制品不论在创意、设计、功能、美观上,都大大的超越了当时日本业界的水平。这位日本老闆在赏识丽兰姐的创作之余,还颁发了“最TOP手工艺总设计师”证书给她,并委任她为其材料的大马首席手工艺导师。

除了开班传授手艺,丽兰姐在发生立白事件后,也被派往武吉不兰律教导妇女们编织手工品,在困难的时刻有一技谋生。此外不论是教会购堂筹款活动,或义卖筹款,她都献出自己的心血。她也常到美门残障中心、双福残障自强发展协会、蒲种恩惠老人院、戒毒所等,去教导这项独特的手工艺技。2011年及2012年她两次参加教会举办的泰北短宣,亲自下乡教导妇女们编织手艺,让泰北的教会肢体得益良多,一时传为佳话。

谈完工事,还是要问丽兰姐信仰的事。原来她不是出自基督徒家庭,父母虽不是信徒,但从小就把她们姐弟送到附近教会的儿童主日学。进入中学后她就没有上教会,但两位姐姐位卻成了基督徒。后来江志海牧师受她姐姐之托,特地拜访她并领她信主。从此他就在中央高原宣道所及后来的首都镇教会聚会及参与各种教会服侍。

虽然丽兰姐已经是退隐之辈,但作为原道堂的一份子,我们当为拥有这样的手艺达人而感到骄傲。盼望她的生命,一样能激发更多人,在职场上挥发盐与光的作用,活出基督的美善,在黑暗的世代里,作一盏明灯。







Friday, February 3, 2017

略谈教牧的身份危机


教牧不易当,特别在这个知识爆炸、资讯泛滥的21世纪。不像中古时期,会众主要来自基层百姓,目不识丁的农民、劳工,牧者是社区或村里少有的知识份子,现今的会众,特别在大城市,可谓卧虎藏龙,医生、硕士、博士比比皆是,其中熟读具学术性神学、释经书籍,甚至上了神学课程的会友长执也大有人在。在一个高举信徒皆祭司的信仰群体里,教牧到底要如何建立自己的特殊身份?单靠一句有上帝的呼召、受过神学装备或一个按牧仪式恐怕不能像中古时期那样容易服众!所以除了传统的天主教、东正教,因极度礼仪化而使教牧变成一个图腾以外,一般教会的教牧都面对身份危机!说白了,这个身份危机就是指在认识神与传福音的事上,教牧与长执信众之间有什么显著(Significant)的差异?

谈到身份危机,让我想起在职场上所接触到的另一种身份危机。当时任职的工厂,生产电子产品,涉及的部门很多,我是在采购部门上班。在我职分慢慢向上升的过程中,也慢慢理解到采购部,特别是高层人员所面对的身份危机。采购部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购买工厂生产的电器(产品)的所有材料/零部件。其中牵涉货源开发,物量确保,价格控制及物流管理。这个身份危机是如何发生的呢?可要从产品的设计开始谈起。

当我们谈到要生产一个产品如手机的时候,一般人的理解是首先设计部的工程师会依市场的要求,设计一款时髦、多功能又外表亮丽吸睛的手机,采购部就依照设计图纸规格,购买所需零部件,生产部负责生产,品管部监督部件、生产过程及产品的品质控制,市场/销售部就将产品推出市场。但近数十年来,因市场竞争激烈,特别是亚洲国家如日本、台湾、韩国及后来的中国制造业者加入战场,价格竞争成了科技/功能之上的决胜条件。因此,一个产品如手机/电视的开发,打从企划开始,设计部就要严密控制成本,而超过70-80%的成本是来自材料/零部件。既然设计部要负责把握成品的成本从投入市场到产品停产周期,要经得起数次的降价,材料成本控制自然的由采购部转移到设计部,设计工程师决定了用哪一家的CPU,哪一个IC,那一种材料(塑胶还是金属,冲压钢板还是塑胶成型)甚至哪一家的线材。在试产前主要的材料/零部件都会敲定价钱,包括接下来几个季度的降价百分比。当然,表面上是设计部与采购部一同开发货源、制定价格,但因设计开发时间的紧凑,公司内各阶层政治角力及最重要的涉及庞大的利益关系(你懂的!),设计部往往主导了材料和价格决定权。

在这样的环境下,供应商当然知道谁是衣食父母(Who’s the Boss),采购部的上层当然感觉到身份危机!在职务上,采购部也会沦为一个例行公事、发订单管理物流的单位(无形中采购部变成了设计部门的附属单位,执行一些已经被决定的事项),失去决定供应商及价格的主导权。采购部一方面力争参与供应商及价格的决策过程(一种部门间的角力),另一方面也尝试重建采购部在整个事业里的身份与定位,解决这种尴尬的局面。如何突破困境从新塑造身份地位?采购部经各种跨界、跨领域的研讨,最终想到的是缔结合约!与供应商缔结买卖合约,确保稳定的供应、品质保证及减低各种交易风险成了采购部的专业事项,因为这个大概是设计部的工程师所蹩脚的一项。但这只是跌倒抓把沙的把戏,并无法改变根本的问题采购部大权旁落的窘境。


回到教牧的身份危机,今天面对复杂多面的群体,教牧如何确立自己的身份?以下大概是几个在界定教牧身份上比较首要的因素,但在今天却面对许多挑战及困难。

      1)受过神学装备:中古时期能到神学院或大学接受神学装备的大概都是属当时的精英阶层,相对与草根阶层的会众,这个资格是无从挑战的。但今日的情况恰恰相反,到神学院接受装备的(不是指那种去大学宗教研究部搞学术研究的)顶多有个大学文凭,更多是庸俗之辈,一些更是圣经都没读熟,只因宗派的奖学金制度完善,将来工作有保障而走上这条路。神学院方面也因资金有限,无法招揽有学术资格的师资,又因教会严重缺乏教牧,当然无法对学生有严格要求。会众方面的情况当然今非昔比,教育的普及、互联网的发达、资讯的泛滥,让会众可从不同的管道得到有关神学、圣经的教导。当中有素质的会友长执,可能涉及更深、更广的阅读,修读神学课程。在神学、教义的认识上教牧可能一点优势都没有,如何要会友肯定教牧超越的身份?

      2)有上帝的呼召:会众可以接受这个理由但教牧如何显明上帝在他们生命中的呼召才是关键。能够领人信主、有讲道的恩赐、有组织能力、信心的祷告、能讲解圣经、神学、有超然的信心、爱心?这一切搞不好会友长执之中做得更好、更有果效的大有人在。

      3)宗派的加持:在宗派教会,教牧的身份当然可以通过教会(教派)严谨的按牧、任职制度加以确立,会友也无从挑战。但当教会所推选出来的教牧都良莠不齐,水准差强人意的时候,日子久了也不能成为会友认可的指标。这当然不是教会众头目有眼无珠,分不清优劣,乃是庸卒满街,一将难求。教会虽备好神学教育基金,提升聘牧待遇,期望更多信徒羡慕善工,愿意献身侍奉行列。无奈站出来的往往不是那些他们所期待的,而是一些与社会脱节或性格孤僻又或一些习惯我行我素的怪咖。在蜀中无大将的情况下,通常有人肯献身就得哈里路亚,“𦧲饭应,何来筛选的奢望。当这类的教牧比例上增多了,自然又造成另一个恶性循环。

      当上述三个主要树立教牧身份的条件都受到侵蚀后,一般在教会牧会的教牧要如何制胜这个身份危机?这也是非常有趣的议题。所谓穷则变,变则通,不少教牧还是找到维持自己身份地位的法宝。到底是怎么样变法呢?且看下回分解。

  稿于2017年立春之夜

Tuesday, December 20, 2016

转载:《老照片說故事》余光中左右手演奏會


文、圖/游漢維

「余光中左右手演奏會」是五十年前余光中教授所主導的一場朗誦會,由余教授親自朗誦他自己的散文「左手」和詩「右手」。

余教授早年曾把他的散文集題名為「左手的繆思」,他說:「這隻右手不斷燃香,向詩的繆思。可是僅飲汨羅江水是不能果腹的。漸漸地,右手休息一下,讓左手寫點散文。」這就是余教授獨創左右手代表散文和詩的由來。

主辦演奏會的是台灣大學的學生團體海洋詩社。一九六六年春天的一個傍晚,教室裡擠滿了四、五十個對余光中的現代詩著迷、對他獨特風格的散文好奇的年輕學子,會上當然也穿插了他日後最為聽眾陶醉的創舉——讓聽眾集體參與部分的朗讀。

我念的是土木系,和詩社本來扯不上關係,只因為我經常幫忙詩社製作海報,偶爾也義務設計詩集封面,所以成了詩社裡唯一跑龍套的外行人。

演奏會結束後,詩社的同學和余教授合影。我因為畫了那張海報,算是工作人員,也擠進了照片裡。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余教授恐怕早已不記得,在他左右手呼風喚雨的文學江湖裡,早年這一場原始的文字演奏會;他也無從得知,有一個在江湖外看熱鬧的外行粉絲,把雪泥上的印記珍藏了整整五十年。

原文刊于:北美世界日报

Monday, November 21, 2016

让音符跳跃的编曲大师曾崇烈


来到双溪龙教会牧会不久,在一次的探访中,有机会和曾崇烈弟兄密切交流。虽然初次见面,崇烈弟兄非常随和亲切,很快的我们从爬山谈到工作。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崇烈弟兄从事着一份非常特殊的职业--专业的编曲/配乐师。当我们听到一首动听的歌曲时,可能会查看下作词、作曲的人是谁。有时是分开两人,有时是同一人作曲填词,但我们大概少留意编曲的是谁吧。歌词是什么我们当然明白,曲就是那首歌的旋律(曲调结构),编曲是做什么呢?编曲可说是根据已知的主旋律,和创作者希望表现出来的作品的风格,专门为这首歌曲或者是音乐作品编写伴奏和声进行的过程。换言之,一首歌的词曲创作完后,必須将这清唱的旋律加上其他的乐器伴奏,演奏,才会变成我们在市面上所听到的音乐。鼓要怎么打,吉他要弹什么旋律,钢琴要下什么和弦进行,前奏要什么旋律,間奏尾奏,什么曲风要配上什么乐器,这就是“編曲”的工作了。

例如大家熟悉的黄飞鸿电影主题曲《男儿当自强》,撼动我们心灵的不单是那激动人心的歌词,而是编曲者为它配上了令人听了热血沸腾的音乐;缓慢而沉重的鼓声,由缓至急,给人一种励精图治,奋发向上的动力,而唢呐的主题旋律演奏更是气势磅礴!记得以前每次婚宴上菜时,当灯光调暗,射灯打在端着佳肴列阵而出的侍者身上时,餐馆都会播放这首歌,加上干冰喷雾,营造一种君临天下的效果。我想这是解释编曲/配乐最好的例子。
作品记录

崇烈弟兄是全职的编曲/配乐师,目前在大马属于非常稀有的人才,因为大多编曲者都是业余性,产量也有限。参观了崇烈弟兄的工作室,里面有电子琴、混音器、电脑等等,主要的编曲工作都在这里完成。后制工程也有在音乐公司的录音室完成的,特别是要加上特殊乐器如二胡、笛子或萨士风等,因此,他主要都是在家里上班。

二十多年前崇烈弟兄是位钢琴老师,偶尔才作一些编曲工作,后来在友人的邀约下,从峇居銮来到吉隆坡,开始专注编曲的工作直到如今。编曲工作包括一些歌手翻唱经典名曲时,由他为歌曲配上不同风格或色彩的音乐,给歌曲带来新气息。有时也为一些新歌配乐,也有一些客户只是提供简单的曲调,由他整理润饰后加上各种乐器的伴奏,使整首歌更美妙动听。他的作品多出现在Astro的电视剧里,如《大团圆》、《断掌的女人》。许多贺岁歌曲也是由他编曲,如钟盛忠、钟晓玉的新年团圆专辑,另外他也曾为卓依婷、小黑、罗宾、庄学忠、黄慧仪等歌手的专辑作编曲的工作。
奖牌

崇烈弟兄是居鑾长老会佳美堂的会友, 19881120日在实里拉龙佳美堂受洗。
大约16岁左右, 朋友的姑姑-远英姐是一位虔诚和热心传福音的基督徒, 每次看见他都向他传福音, 也鼓励他去教会参与团契和崇拜。就这样他开始踏入教会, 也认识了上帝。之后还带领爸爸, 妈妈和弟弟一起信主。在佳美堂聚会的日子,崇烈弟兄也在教会参与各种事奉,如为教会的诗歌编曲、编排殡葬礼文的诗歌、担任主日敬拜司琴等,直到离开家乡到吉隆坡工作。现今他一家在双溪龙教会聚会,太太担任儿童主日学校长,两个儿子及女儿也在儿童主日学及青少团契参与事奉。今年崇烈弟兄也开始了主日崇拜的司琴事奉,并积极参与教会的各项活动,实现一家事主的好榜样。
崇烈弟兄一家


对于编曲配乐这行,我完全是门外汉,经崇烈弟兄不厌其烦的重复讲解后总算有一丁点认识,盼望大家藉着这篇报道,也对编曲的工作有所理解,更为人才济济的原道堂感恩。
与崇烈弟兄爬蕉赖阿伯山

Tuesday, September 13, 2016

“新加坡生命堂转型见证—门徒导向的教会”讲座分享会


为了让原道堂各教牧长执进一步了解何为门徒导向的教会,江志海牧师特别安排了新加坡生命堂苏立中牧师到来分享教会转型的见证;如何将新加坡生命堂从一间传统的长老宗教会转变为一间门徒导向的教会。讲座会成功的在611日星期六下午2点于吧生路教会举行,当天约有150位长执教牧及会友出席了这个讲座会。

苏立中牧师的简介:
1981年毕业于印尼圣道神学院。
1984-1986年完成新加坡三一神学院与东南亚神学研究院联办之神学硕士学位。
1990-1993年考获台湾辅仁大学神学院教义系博士学位。
1981-1984年在Batu Pahat附近一个小乡下从事开荒布道事工,1986-1990年担任峇株巴辖长老会救恩堂传道,后按立为主任牧师,1990-1991年担任新山和平教会主任牧师,1994-1998年任教于新加坡三一神学院讲师,1999-至今担任新加坡生命堂主任牧师。

以下是苏牧师在分享会中PowerPoint的内容,细述了教会的转型过程及成果。

1)引言

耶稣基督呼召我们来跟从祂,并且要舍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祂。(8:34)
祂也吩咐我们要使万民成为祂的门徒。(28:19)
作为牧者的其中职责就是要装备信徒成为门徒,使他们能“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4:12)
教会既然是基督的身体,就必然要成为健康充满活力能见证基督的群体。
这个群体的每一个个体,都应当回应基督的呼召,放弃自己,以基督为中心,正如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所说与基督相遇,必须作出人生的抉择:若非置自己于死地,就是置耶稣于死地(either man must die or he kills Jesus)
他在狱中也曾写道:我们不该等到穷途末路时才仰赖上帝,上帝必须居于生命中心。不但在死亡中而是在生命中;不但在痛苦中而是在精神充沛的时候;不但在罪恶中而是在工作中。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去建立这样的门徒?

2)我们的背景

新加坡生命堂乃属长老宗,于1883年由英国宣教士阁约翰牧师(John Cook)创立,当时是以潮语来聚会,因为信徒大部分是潮州人。目前除了潮语崇拜,还加上华语崇拜与英语崇拜,这是新加坡教会的特色,也是新加坡政府推广的教育政策所使然。
由于教会随应时代的改变,才让方言教会能继续成长下去,相反的,若以「不变应万变」,恐怕纯方言教会都荡然无存了。
我们教会的使命宣言是“荣耀上帝、宣扬主爱、塑造门徒”。其重点是“对内门徒训练,对外传扬福音,终极目标是荣耀上帝”。
由于教会从2003年开始逐步落实教会的使命宣言,聚会人数从约500人至今已倍增至1200人,感谢主恩。

3)我们为何、如何推动门徒训练?

事缘于1999年因上帝的带领,我本人正式离开神学院的教职,全然投入教会的服事,当时我满怀热忱并扬言要在三年内将教会的崇拜人数从4百多人突破至700人,然而日子过去了,增长并没有发生,这事令我失望与羞愧;
直到有一天,一位长老提醒说:「牧师,你都没栽种葡萄,又岂能摘葡萄呢?」,这席话如雷贯耳惊醒了梦中人,我们常常活在自己的「梦想」中,除非我们落实门徒训练的课程与功夫,教会质与量的成长是不可能发生的。

2002年我带领几位教牧一同前往香港恩福堂向苏颖智牧师「取经」,一个星期实地的了解与学习获益良多,恩福堂的副牧郑金城牧师的讲解与启发,决定了我们日后的培训事工。
回返后教牧团开始向长执会传递异象,培训小组组长并将教会团契小组化,在2003年正式落实此异象。接下来我开始编写四本培训课程—《新心的起点》、《现代人的福音》、《现代信徒的信仰》、《现代门徒的价值观》。教会要求凡有意受洗者、坚信礼者及转会者,都必须接受这四本为期一年的课程。
其他查经及训练课程则在团契(大组)或小组中进行,以基督的话语为中心建立信徒的信仰根基。
另一方面,传统以来教会已有相当完整的主日学课程,我们仍要求信徒参与每主日的主日学课程,从摇篮班到为老人家预备的识字班。对成熟的信徒则有神学课程的装备。

4)我们在推动门徒训练时遇到的困难及解决方法

对于一间具历史性的教会,要改变其教导与牧养的模式是谈易行难,一方面是人本性容易安于过去的传统与现状,另一方面,不愿意承认过去的不足。然而我们清楚了解,若不改变,我们将无法带动成长,最终将会沦为“夕阳教会”,因为当时我们教会超过一半的人数是在60岁以上者。
自然界的生存法则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羚羊在跑,狮子也在跑,为了生存,羚羊必须跑得更快。在这剧变的世界里,企业界已从「不变则亡」的发展到「不速则亡」的断言,意即企业的胜负取决于应付市场的变化速度。
同样的,教会必须迅速的改变与更新,以便能更有效地服事现代人;这也附合圣经的教导—「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样才能「叫你们察验何为上帝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12:2)
要不然,我们将沦为只能让旁人论长说短的古董。教会必须改革或革新,并且要按正确方向改革,羚羊若往狮群方向跑,就是自寻死亡。

所以所谓的速度(velocity),并非速率(speed),而是由速率和方向(direction)所组成的,意即在明确的方向上加快你的速率,这方是速度。(速度=速率+方向)
同样的,地方教会或宗派教会都具有各自的历史与传统,我们必须在自己的历史传统的轨道上进行改革,例如:若我将“灵恩”的作法带进传统的宗派教会进行“改革”,结果不是造成教会分裂就是吃力不讨好,事倍功半,不然就是将教会变得“四不像”。我们必须明白,不是任何成功的模式或方法都可以成为一切有效的准则。

当教牧团提出改变的方案时,在长老宗,长执会是关键性的组织,他们的态度将决定有关方案可否落实。当时,大部分长执是犹疑不决的,其中一位反对的长老则道出他的心声:「我们过去的模式好好的,为何要改变?若将过去的拆了,新的又无法建造起来,到头来不是两头不到岸。」我的回应是:行走是有可能跌倒,若担心跌倒,最好的途径就是永远躺着。
然而由于有一两位具影响力的长老大力支持,经过多方努力与挣扎,特别是教牧团的同心,终于突破困难,使改革变成事实。
改革的第二个挑战就是耐力,不少人在努力后的几年里没有显著成果,就开始改弦更张,结果到头来一事无成。所谓的百年树人,经过七八年后,教会信徒的成长开始显出其活力了。

5)我们以团契小组为进路的门训成果

首先,由于大家一起受训、一起挣扎、一起分享与分担,家的团契关系开始建立起来。例如:过去参加丧事礼拜的弟兄姐妹寥寥无几,如今则是大部分的团员都会出席;若有任何需要,大家都会相聚一同祈祷。这种在基督里的情谊不断在加深。
第二,从教会增长来看,信徒的素质提升了,对神的话语愈加追求,也会藉着“三福”传福音,有些则以“成长八课”栽培新朋友,有些则陪伴新人参加“福音班”;除了人数开始增加,我们去年的奉献也增加了24%
第三,我们门训课程包括对宣教的认识,并由团契认领宣教工场,我们的差传部先后在马来西亚、泰北、尼泊尔等地开设宣教据点,今年则开始探索前往缅甸与柬埔塞。另设社关据点在中国与尼泊尔。
团契则定期差派弟兄姐妹前往有关据点服待,履行耶稣颁布的大使命,这无形中加深弟兄姐妹委身的精神,正所谓“施比受更为有福”。

6)我们的跨文化宣教事工

本堂的宣教事工是从近处到远方,从同文化对象到跨文化的群体。首先,我们到西马植堂,目前已有三个宣教据点,其中两间已自立。后在泰北也开设两间教会,目前正计划开设第三个宣教据点。这些都是以华族同胞为主。
今年则将前往缅甸与柬埔塞与当地教会合作,从事向操潮语的华人传福音。另外,多年来我们常在中国各地,包括在神学院及培训中心进行培训事工,及在河南装备主日学老师,从没有主日学到目前每周超过3500位学生参加主日学。
在跨文化事工上,多年来我们差传部与社关部合作,关怀艾滋病村病人家人的需要,支持他们的家中小孩升学,提供家庭一些基本需要,这事工主要在中国河南及尼泊尔,藉此我们开始在尼泊尔设立第一间教会。
我们正计划将艾滋病事工扩展至印度。让主的福音以“道成肉身”的精神落实于此世。

2部:我与同工

小休后,苏牧师分享了有关教会领袖的素质及其功能。一间教会的成败很大部分取决于领袖的领导力。苏牧师认为人是先找到领袖,然后才认同领袖的目标,而不是一般领袖先寻到了目标,然后才找到一群跟随者。人们不见得一开始就追求有价值的目标,他们乃是追随那些能够推动目标的好领袖。他以一个图表简介了领袖与目标的关系。

领袖 +
目标
= 结果
不接纳
不采信
换个领袖
不接纳
采信
换个领袖
接纳
不采信
换个目标
接纳
采信
全心跟随

为了让教会的领导层更具活力,生命堂的长老在连任两届后都必须退下一届,让领导层不断获得新动力。有能力的长老在充电后若获得会众委托,也可以在休息一届后回到领导班子,与大家群策群力,这是他们教会的特色。


过后大家进行了分组讨论及简单的发表。苏牧师在讲座会结束前也为大家解答了一些问题。非常感谢苏牧师抽出宝贵时间和我们分享了生命堂转型的心得与实践经历,相信大家都得益良多,盼望原道堂也能赶上这转型的列车。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