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7, 2017

转载:宗教与文学--兼谈福音书写的方向

文:张文光
注: 以下是我在2017年8月11日,于文桥/马来西亚基督徒写作团契所主办的“ 文字营”中两堂讲座的讲义。其他两位讲员为本国资深基督教文字工作者黄子与晨砚。
第一讲:文学需要宗教,宗教需要文学吗?
什么是文学?
俄国作家Konstantin Paustovsky曾说过,文学是从生活和生命中提炼出来的金粉所铸成的“金蔷薇”,然后将这些金蔷薇送给知音,献给最爱的人。
中国传统的文学定义
中国传统的文学评论者说“诗言志”。“言志”就是表现自我的心志情感 (心理方面的)。明末的文学讲真性情,其实就是言志(参刘再复,《什么是文学》,(香港:三联,2015)页26)。
韩愈则奠立了另外一个巨大的传统:“文以载道”。
周作人在《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中说,中国文学的发展历程,大致是“载道”与“言志”这两种理念此起彼伏的过程。
根据刘再复的说法,文学除了可以言志,还可以认知世界,认知人性,认知人的生存条件。 它除了可以有“志”的心理内涵,还可以有自然的内涵,社会内涵,历史内涵和其他精神内涵。
文学可以有“道”的内涵。不可以成为道的注脚。可以有哲学,但是当把哲学化为盐,溶化水中,只可品味,不可直接“宣传”,把文学当作除恶扬善的工具,当作是道德教科书,那样文学就不是文学了。(刘再复,同上,页27)
全文请参“光与悦” http://cahaya.my,或按此链接

Monday, August 14, 2017

40年后的相会~记启华小学校友聚会


年头看到旧同学秀玲在whatsapp群组上召集启华小学校友出席812日晚的校友筹款晚宴的消息,本来没有意思要出席,因为以为只有一些还有见到的旧友会回来参加。后来看到也是校友的太太好像很想参加,就决定出席。


后来有人将我们毕业照—1974年己班的照片放上网,也看到许多毕业后一直面见面的旧同学都答应出席,心里还蛮期待的。当天晚上的宴会场所就在我家附近,本来想早点过去,但却天不作美下起大雨。等了半个小时见雨势不减,就冒雨出发。


颜文池
当中的黄德强小学就先离我们而去

现场见到许多旧同学,心里觉得非常高兴。当中最让我欣慰的是见到小学时代最要好的同学颜文池。记得小学时我们都很喜欢打乒乓,但后来因遇到不同的选拔老师(一个认真办事,一个含糊无章)结果他进来校队,我却怀才不遇。进了校队有特设的练习场所及教练培训,从此我们之间的球技当然有了很大差距。下课后他常踏着当时时髦的
mini bike脚踏车到我们家玩,因为当时我们都住沉香路。小学毕业后他到中华独中升学,我到振华中学,从此就没联络没见面。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我想一个原因是因当时为我家没电话,当时也没有现代的通讯便利。

他和我在马来西亚神学院就读道学硕士班的好友武忠(现卫理会牧师)有一个共通处,就是都很文雅稳重,不多话。对着口不择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我,他们虽然很多时候不认同我所说的,却能够宽容我、体谅我,这是让我非常感恩的事。

谢道蕴老师
找到当年和老师的合照

见到小学老师谢道蕴老师,也非常欣慰。虽然相隔数十年,老师风采依旧,气色非常好。
当晚最窝心的是见到张耀隆时,他对我说经过一些事情后,他夫妇都上教会了。当中很多同学都告诉我他们是基督徒,上哪一间教会,包括颜文池,真让我喜出望外。另外Lily还告诉我她就在原道堂蒲种教会参加崇拜,真让我意外。这正如经上所及“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留下七千人,他们全是未曾向巴力屈过膝的,也未曾与巴力亲过嘴的。”在我侍奉感觉乏力的时候,上帝似乎要提醒我说:“人看不可能的在祂却凡事都能。”。

张启豪、余玉环、黄运贵、颜文池


遗憾的是没有见到小学一年级的级任老师林婉蓉老师及歌咏队的琴手熊丽芬同学。当晚筵开百席,当然有政客来抽水,台上演讲、表演等等,大家似乎无动于衷,因为我们这班毕业生大概都是为了见旧同学而来的,科科!



张耀隆、钟明珍(来凑热闹的)

秀梅


陆月娥、张春桂

林玉丽

1974年六己班合影
中国报森甲版

Wednesday, June 28, 2017

2017年马六甲一日游


2017年6月26日和原道堂双溪龙镇教会长青团契的弟兄姐妹一同到马六甲一日游。虽然不是第一次到马六甲,但这次因长青团契的团长张育强理事是道地的马六甲人,父母八十多岁目前也还居住在马六甲,所以在他引导下有机会游览不同景点,享用道地美食。先上载几张照片作个记录吧。

St. John's Fort炮台内

St. John's Fort 大门

St. John's Fort 是18世纪由荷兰人建立

葡萄牙村

葡萄牙村海边留影

古城
大树下鸭麵

吃好料要耐心等待


等待鱼胶麵

古城分外热闹

Macha Emboo新村晚餐


Thursday, June 22, 2017

人生第一次的一日游


小时就读的小学--芙蓉启华国民型华文小学的校友会要在八月搞个建校筹款餐会。平时很少关注校友会活动,这次因同届的同学召集,当然就多了一份情。难得太座也想去见见故人,就决定破例出席。这位同学在面书上架设了专页,引来许多校友纷纷po旧照,其中引我注意的当然是1974年毕业生的旧照,都是同一届毕业的嘛。(当年念的是最后一班己班,每班四五十学生,可想象当时的父母都生几个孩子!)

一位同学上载的一张旧照,让我觉得喜不自胜。不是这张照片勾起我的回忆,而是这种照片见证了我埋藏心底的美好回忆。
那是我们一班小瓜和老师在皇家山公园合拍的照片。图中两位老师是小学时期(不记得是五还是六年级)到校来实习的受训老师,在快要结束两个月的实习时,决定要带我们到附近的公园游玩。记得当时我们在学校集合,然后一同走小路大半个小时,才去到公园。对今天的孩子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那天对我来说是难忘的一天。因为小时候真的没什么机会到公园玩,有的话也是留学海外的两位叔叔回来时,才有机会去玩的。当然,对一些活泼好动的同学,这是另当别论。犹记得这位实习女老师非常有爱心,对我们这班调皮的学生总是循循善诱,而那位实习的男老师对这位女老师也非常有爱心,所以,她喜欢做的事,他也乐意大力支持!当天老师还自掏腰包请我们吃冰淇淋。虽然当时一支只要五分钱,在那时一位实习老师要请这么多学生吃也算不少钱。

玩了半天,大家当是依依不舍,不肯回去。老师见力劝无效,只好说“乖乖听话,下次老师再带你们来玩!”。同学们在百般不舍的情意下,才乖乖的跟老师走下山,结束半天的公园游。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的一日游,也是最难忘的。因为我一直相信老师的话--以后她还要带我们来玩!

Monday, June 5, 2017

转载:光之悦—我的读书札记




自序

书名定为《我的读书札记》, 灵感来自旧约《圣经》中的一卷书〈传道书〉里的一节经文:光本是佳美的,眼见日光也是可悦的。 (117节)。在《圣经》中出现了许多次,其中最出名的,应该的是耶稣的宣告: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我不否认,本着重从基督教信仰与其世界观来探讨各种社会与个人生命的课题。分享生命中令人喜悦的人情事物,尤其是因为与神相遇,有神同在的欢愉喜乐

同音,眼明人当会联想到这本书是与阅读有关。这本书收录的多是自己在《文桥》双月刊发表过的一些书籍评论与介绍,以及最近两年所写的文章。

集子分为三辑,第一辑称为“生命之悦”,主要是这一两年来在报章福音版发表的散文。我尝试写一些不再硬梆梆的文章,理由没有别的,只因散文较美,较能感动人。步入中年,理当多点培育美感,多点实践爱的功课;学习欣赏神的创造,多点体验,颂赞神的属性以及他对人无私的爱与眷顾。以感恩的心度日,珍惜身边的人,歌咏人间的美善。这也是这辑文章,以及以后我要写的文章的旨趣。

第二辑“阅读之悦”则包括了对本地著名基督徒作家晨砚,以及享誉国际的美文大家张晓风之作品的一点评述。其中也包括了对已故杨牧谷博士的怀念与致敬。此外,我也把一些教导人如何阅读的文章加入。

第三辑称为“信仰之悦”,多数是多年前曾经发表在《文桥》双月刊的文章。重点是介绍一些基督教的灵修著作,探讨基督信仰的实践,包括如何面对困扰华人基督徒的祭祖问题。希望对走在信仰道路上的朋友们,有点裨益。

在匆匆校对这些文章时,不禁倍加汗颜;曾听人家说“悔其少作”,现在才稍微明白箇中意义。集子内的文字多有沙砾,把这些文章结集,是有点野人献曝了。但无论如何,它们还是我生命中的一些痕迹,一点记录,因此也没有做太多修饰了。

                                      张文光
20174月 (吉隆坡

作者的部落格:Light & Delight光与悦

本书的订购处:文桥传播中心 


Tuesday, May 30, 2017

何不来个“芙蓉一日游”!


有花城之称的芙蓉,距离吉隆坡大约60公里,但对许多吧生谷一带的居民来说可能还没到过也没有计划去。大家比较熟悉的反而是离芙蓉更远的波德申,那里的海滩是著名的旅游景点。来到原道堂牧会后,发现会友对芙蓉也是很陌生,在几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毛遂自荐的当起导游,带了一些会友到芙蓉一日游。第一次是和王日广长老夫妇及尤俊龙医生夫妇,第二次是双溪龙教会的长青团契一团约20人,第三次是双溪龙的门训组员5人。经数次的行程,发现芙蓉真的一日游不完,因此在此介绍一下各个美食、观光及购物的景点,让大家一窥芙蓉的面貌。

芙蓉大巴刹

一早来到芙蓉,建议先到芙蓉大巴刹吃早餐。在巴杀二楼有著名的美食如孺记牛腩粉,雄记鱿鱼米粉,滔记客家麵,阿娣咖喱麵、肉碎老鼠粉,云吞麵等等,都是比较有历史的美食店,虽然很多都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接手运作,味道还是比一般小食中心的来得强。芙蓉烧猪肉也是有名的,这里也可以买到新鲜的烧肉,可以随意的卖一盘与大家共享。在底层是菜市场,当中有一间老店售卖的白咖啡豆也是非常出名,喜欢喝咖啡的可以买一些回家品尝。店里的咖啡不论传统的或是白咖啡,都是店家自己炒的,味道香醇浓郁。运气好的话,还可以买到麝香猫咖啡,但因产量有限,我也只买到一次而已。
巴刹早餐选择多

天主教堂

早餐后,建议大家可以到芙蓉市区的天主教堂参观。这间歌德式的天主教堂建于1889年,是马六甲天主教堂建成后在半岛的第二座大教堂。教堂平时是开放可以自由进入,晚上也保留侧门24小时开放,让信徒或慕道友进入祷告。近年经大修后,设备也焕然一新,但许多具传统价值的东西还是保留下来了。正如李振群博士所说,基督新教对天主教有太多的误会,进入天主教堂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充满神学意义的设计及摆设。其中一项是挂在墙壁上用木雕刻的基督苦难十四站,非常有神学意义及历史价值。正堂内也有告解室,讲台上的圣餐桌是一个祭坛。。。若有明白天主教的人随行讲解,信徒必然会对天主教信仰有不同的认识,毕竟基督新教是从天主教会“革新”而来。
歌德式的建筑

正堂前合影


芙蓉皇家山公园

过后可以转上皇家山公园一游。这座公园是英国殖民时代所建,称为“皇家”当然因为森州严端(相当与其他州属的苏丹)的皇宫就在此处。公园附近也有许多政府官邸及豪宅,所以若有人说他家住皇家山,代表此人乃非富则贵!这公园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情侣的拍拖胜地,因为当时没有大型百货商场,一般人除了看电影就是狂公园了。公园经过多次修建,已经和过去的样貌大不相同。因着芙蓉人口增多,公园也开发了更多地段,但主要是围绕者两个大湖。在美丽的花草湖滨,拍一些美照留念吧。
公园内的休闲旅馆





森州博物馆

在转向森州博物馆时,途中可看到历史悠久的芙蓉火车站。森州博物馆分两个部分,新设的展示馆及户外的米南加宝式木建筑皇宫。这座古老的建筑是瓜拉庇劳(Kuala Pilah)酋长将期皇居让出改成博物馆供人参观,起初是放在皇家山公园,后迁移至此处。古老的亚搭木建筑是没有使用一根铁钉建成,大家可以随意拍照,也可以进入室内参观。



返老还童的一群

芙蓉烧螃蟹

这时,行程应该已到中午,经过一番走动,相信大家已经感到有点饿。建议大家就转到市区内的芙蓉烧螃蟹,试试闻名全马的芙蓉烧螃蟹。当然还有鱼、虾、菜肴可以享用。螃蟹烹煮方式任君选择,当然要试试烧的咯,这里的螃蟹酱料很特别,应该是独具一格的哦。
芙蓉烧螃蟹

芙蓉S2新镇

吃过饭后,可以绕到芙蓉新镇(Seremban 2)一游,看看新开发的市镇,经多年经营建设,已经颇具规模。当中也有不少精致的餐厅,可以选择在这里享用午餐。新镇除了政府大夏林立,也有一个公园,每天早上及旁晚许多居民都相约到此运动。
可惜公园喷泉没开动

马来西亚神学院

下午也可以选择到坐落芙蓉市南部的马来西亚神学院参观。这竖立在山岗上的神学院,是当年天主教会愿意转让出他们的一块教育地段而得以建成,环境优美,每年培育许多优秀的神学生,成为牧会的传道。若事先联络好张俊明传道,就可以在他引导下,详细参观。
神学院多用途礼堂

马来西亚神学院

芙蓉烧包城

到了旁晚,在回程中可以兜到芙蓉烧包城。这里除了可以买到著名的芙蓉烧包,也有各种小食糕饼售卖。当然也可以选择在这里吃晚餐,因为这餐馆也提供新鲜海鲜,特别是著名的麒麟虾。

这样的轻松一日游,大家应该还蛮开心。当然,旅游往往志不在景点,而是享受与同行的人之间的美好团契,你说对吗?不论个人、家庭或教会团契都可以安排一个轻松的芙蓉一日游哦。

注:原文刊于原道堂联讯《道声》第18期


在Gate Way的光启书店内

皇家山公园



烧肉是芙蓉名物


多选择的巴刹早餐

芙蓉大巴刹享用早餐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